首页 >> 我們的居民 >>短期驻留 >>圆圆 >> 我的 “南部生活”(上)
详细内容

我的 “南部生活”(上)

这一期推文无关采访(关注我之前采访的小伙伴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后期会陆续补上的的的的的.........),也无关风景和人物图,只与我自己的内心有关。我会以日记式的风格分享出来我简短的记忆和思考。


这一部分内容我曾思索,是否要大众化、透明化,因为一旦决定展露,那就一定是毫无保留且真实地展现出来,而那部分是否会改观一些朋友对我的看法,是否会影响现在的生活等等问题成了新的顾虑。


当我不知如何决定时,我想到一位朋友曾经对我说过,她会经常给周围有需要的人分享自己的经历(无论好坏),她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传递一些能量或者思考给到有需要的人,哪怕每一次传递只有一个人。但,她说这就是传承的力量。


我想成为“她”,更想让更多人成为“她”。





2020.11.30   9:21am

此时此刻我正坐在广州南开往福州南的高铁上,从早晨6:30就像打仗一般急切,珠海站最后一秒踏上动车,广州南站最后一秒迈出车门,就像生活给我设的障碍一样,一个紧挨着一个。


但我知道,这,仅仅是这段经历的开头......


我期待“南部生活”能平静我的心,期待能治愈我疲惫的身躯,期待让我再成长一点点,可这终究不是“南部生活”的意义所在。


放下吧,放下吧,现在你不是樊月怡,也不是Teacher Phoebe,只是那个只有家人知道的“圆圆”。


好运。






2020.12.1      《时间》

这会是晚上10:39,外面刮着5度左右的冷风,我在温暖的帐篷里做着这一切。我称这个帐篷为家,而“家”的家是穹顶,穹顶的家为“社区”。


今天早晨3:00和6:38分别被两只打鸣的公鸡叫醒,是的,它们叫到嘶哑还不放过吵我,而这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大王是来这里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今早第一个见到的人。我们一起吃了煎馒头、自制洛神花果酱,燕麦粥。大王说他和冠华认识后才发现有很多共同的好友,他称他们的相识为“只是时间问题,早晚都会相遇。”


接着认识了伊伊、俊贤,一起吃过午餐后就美睡一场。啊!对!这之前还为俊贤的土地锄了草,他打算开地种菜心了,希望明年能吃到他做的炒菜心。


下午迎接了新的朋友,从上海来的三位澎湃新闻记者(两位美国大学的留学生,因疫情无法抵美)。在他们了解情况的时候,我在山下的公共区域认识了邢振(振振)、筱孜、邵阳,而这后面两位是自闭症儿童,但这是社会给予他们的称号。在我眼里,他们十分纯粹。

我一直记得筱孜对我说:“圆圆姐姐,你好美。”“你要笑,笑起来美。”毫无吝啬的赞美是这个时代缺少的,但他们却能毫无保留地给予。

我也会一直记得和他们的这个下午,一起摘拣鲜洛神花,满手染得紫红却专注。而振振说:“所有食物都是循环的,有果、有种。”

不是所有食物,是宇宙万物,包括人。


晚上一起动手做饭吃了“满汉全席”,我尝到了那几位记者远道而来带的有羊奶味的面包,那一切都那样真实、深刻。


而明天呢,我更期待有意义的话题。


认识你们真好!伊伊、俊贤、振振、筱孜、邵阳、傅军、大王、冠华、吉南、炫迪、大史、晨懿,晚安~




图片


图片

2020.12.2      《冠华》

今天正式认识到了唐冠华——自给自足实验室的开启人。他的“即兴”演奏与豁爽是今晚烧烤最佳的伴侣,但是他这背后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我觉得吉南最后聊的那几段对话挺有意思,其实我们人就像植物一样,并不是都是好的事物才能让我们更好、更高,也会经历“毒液”的刺激,从而促进成长。所以冠华表现出来的那种“搞破坏”也许就是故意营造一种什么气氛,而帮助我们缓解气氛的时候,其实他内心才是最脆弱的,是吗?我没有答案。


冠华歌曲中有一句“我们都是星斗,对吗?”

期待明天的滴胶制作,还有,大王一路平安。





2020.12.3      《杂草》

刚和吉南在大王房间聊完他独自在西藏徒步的事情,我笃定未来的有一天,我也会以自己的身份走在那里,在那片土地用血液沸腾自己。


炫迪、大史、晨懿他们走了,与他们相处很像在城市里的感觉。可能他们的采访目的性较强。但这不是坏事,这才符合多元嘛!


上午晨懿有关“杂草”的分享我想也同样适用于吉南的分享。我、我们都也许是杂草,但我们依然有权利生长,以我们自己的姿态蔓延。这一路的攀爬一定有质疑、异样、阻碍,但切断生长的只有我们自己。


接纳不同吧。


今晚月亮和星空把我送回了穹顶,晚安。






图片

2020.12.4      《柔》

今天是十分疲惫的一天,从一大早骑着吉南的“奇葩”自行车前往镇里shopping、拿快递开始。还好,在三次绕弯和吉南的远程指导下回家了.......


肠粉店的老板给了我一盘肠粉、一袋花生酥、一个橙子、一壶开水,却只收了一盘肠粉的钱。他说:“多余的钱拿走,你已经付了肠粉的钱了。”我也答应他:如果明年我还在这或还来这,我一定无偿辅导他孩子学习。他笑了笑,那个笑容忘不了。


一下午和吉南在穹顶探索、分享,治愈。在此时此刻的我来看,他是个温柔的人,就像天上的云一般;而他也是个柔里带坚定的人,就像海洋一样。我想最好的方式是以同样的温柔回馈,哪怕沉没于山林中。


振振真是个可爱的人,她的布可爱又有力量!


对了,今天来驻扎了新朋友,好像叫个——东明Neal。



图片


图片

2020.12.5      《归》

Neal来了,傅军又要走了,后天俊贤也要走了。但吉南正在全心搭建他的童话小屋,在他这里,也许他会成为第四个常住居民吧。


今天把《三毛流浪记》转送给了吉南,他能感受到的是我的“流浪”,但我希望的是我、他、以及社区的所有人感受到三毛的勇气以及那孩子的眼光。我们需要这个勇气,也需要这种眼光。


下周就要营业“王坑西施土鸡蛋饼”了,三天计划希望有所收获,体验大过一切。


You walk in beauty,like the night of climes and starry skies.Good night!



图片


图片

2020.12.6      《对话》

俊贤明天就走了,今晚一起玩了架子鼓、电子琴、吉他和提琴。音乐是不分文化背景的,只要你有生命,你就能玩。

 

晚上吉南、伊伊、俊贤我们四个人终于开了圆桌会议,但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点,我逐渐不去关注他们本身讨论的内容或者是思维,而是去关注他们作为个人的性格特征。我想我应该是找到了一个新的角度,这对于我来讲很重要。

 

俊贤是个单纯执着的人,而伊伊是个理性聪明的人。当以自己的理解和角度看清他们作为个人的人物特征再去听他们讨论的内容后,就会觉得恍然大悟。而那些桌面上的矛盾都不攻自破。

 

一切都“原来如此”。



图片



图片

2020.12.7      《王坑西施土鸡蛋饼》

“土鸡蛋饼,土鸡蛋饼,3元一个5元两个,不好吃不要钱,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是叫卖的一天,我一直记得昨天对吉南说,只要这三天卖出一张饼就算成功了。他说只要能坚持三天就是成功了。现在我真心认为我们已然成功了。


那条回家的路上,我们吃着用鸡蛋饼换的橘子。不知道吉南如何,我是踏实、幸福的,而那条路真的是“回家”。


今天我好喜欢自己,我的一些话错伤了伊伊,但最后我们及时沟通解除误会了,关系更近了一步。突然想起邢振之前与我说的:“在这个社区重要的是社区内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处理。”我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谢谢伊伊,谢谢振振,也谢谢吉南和Neal。


俊贤应该安全到了广州,新的姑娘已在来的路上......






2020.12.8      《多元》

南部生活所给予我的社区定义中核心词汇一定是“多元”,多元是不同的意思,但比“不同”一次更吸引人,更值得关注。


Neal的分享、感受、个人经历都可以折射出他骨子里的性格。他风趣、有想法,敢做、有冲劲,但总觉得缺一些“稳”。但我同样欣赏他,并认为他一定是社区不可或缺的一种角色。但这只是一种群体的代表,不只是个别人。


这里永远没有唯一,永远都有“another”,而人与人之间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联系却成了最大的问题。


大王又去厦门了,愿他一路平安。


预祝鸡蛋饼收官大吉。






图片

2020.12.9      《此刻》

此刻坐在冠华新盖的山上休息室里,看着他们喝着啤酒,借着酒劲说的一些话。


此刻我也说出了画这幅画以及名字背后的意义。


此刻我也喝到了吉南煲的收官汤。


只要抓住此刻就是最重要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