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伊伊诗集

诗集


尹伊 




屋檐雨


屋檐外在下雨

雨水落在树叶上

树上方电线杆不动

天空一片苍茫茫

我在屋檐下

看外面下雨



干燥


篮球打在地上

他们在干燥的地上打篮球

天上没有太阳

却很蓝还有白云

我一朋友独自在当中练球

风吹过

仅在一旁看



沙发靠窗


趴在沙发上

家对面的瓦房和红砖房

前面是收割了的

稻子

再过来是我家门前的池塘

天空白茫透点黑

动了下

再看看天



夜的两点


夜深了

窗外传来

点滴雨声

有点冷

凌晨两点

窗外竟有弱光



蹲下


风徐徐吹来

身边人不停的走

抬头

傍晚时分

那天边的红和虚无

一片背影



一把二字锤


一个老人抗着一把二字锤

在上坡

我再来时

他在长满番薯叶的地里

一下 两下

轻捶着

阳光晒着他黝黑的皮肤

他没理会




趴在位置上

死之前是人

黑板

是绿色

风扇

是白色

而我

暂时没有颜色



静于走廊


静立于走廊

因为微风从草坪过

所以草在摇动

夕阳下的斜影

我在等待

你的到来

其实是一个意外



窗外树


隔着窗望树

树上有花

花是白色的

它在空中

风吹着它旁边的树

它前天在着

明天应该也在这



吃水冲蛋


在山上

早晨

我看着你做水冲蛋

我站着

一分钟

两分钟

十分钟

我吃了一碗

送了一碗给师叔



见花


早晨

瓦房何倒塌了的土房

后面的树开了花

昨天这棵树

在朦胧细雨中

同后山树

一起在风中摇曳



看路过


她们停下

看这我们过

一个用桶挑衣服的老人

一个小女孩和男孩

天在下毛毛细雨

雨沾到了小女孩裤子上的熊




外面的房屋

和没有荷花的池塘

房屋后的菜园

和从菜园下来的人

一里外的树

和我



牛棚前面


那个牛棚子前面

小时候是种黄瓜的

现在好像

没有种什么

他前面的树长大了

天的颜色和从前一样

空气也许没变

那牛棚里面

见一只牛




雨落地

一阵一阵

树在风雨中舞动

风吹起衣袖

凉飕飕的

这个走廊上

依旧有一个缺了

一根柱子的窗户



回雨


倾盆春雨

穿过电线

打在树叶上

打在树枝上

然后

回到地上



在山上


在山上

我踩着油菜花旁的草

待会我还有踩

没有种菜的菜地上

去看风景

在这之前

我正对着

穿过云层的太阳和那些树

地上草非常多

我认真的发现几个刚出头的竹笋

我本来就是来找它们的

我睁着眼

任风吹

在山顶看那边的房子和人

还听见唱戏声

只有竹林和草

而前面来了两只狗

我假装没看到

一边走了



晚间外


晚上

层层乌云

一丝弯的透着红光的月亮

清风伴着蛙叫声

树一定在摇动

低头看手机的人路过

扯着衣服的男孩子路过

蛙声和清风不断



路上


那条回家的水泥路

旁边的树 泥土

在被太阳晒

不知名的鸟在乌云下飞

从那边飞到那边

然后

从点变无



月下


影子下的头丝

零碎杂乱

冷风过

阵凉

满天繁星下

篮球砸地

圆月在山的上面

月很亮

山顶在月光下有几棵树影

还有树

但影子看不见了



乘凉人


午风吹过细发

听着歌

阳光下

树的倒影

在树下乘凉的人

正打算走



古村


过木桥

水流

老人在桥头聊家常

天色微暗

望夫庙下凳子上有一双黑鞋

古村的四合院外

那小塘里长了荷叶

姐姐穿着白衣服

站在那

几个人

在四合院旁边小房子的走廊

说方言

门口的石凳

我小时候

在一个午后的太阳下

坐过

也是在门口

一会就回家了

是顶着太阳回家

爷爷的拖鞋嗒嗒的还在响



分枝


树分了枝

枝也分了枝

一根一根的

叶子零散的在枝头

风来

便动了



山(一)


一片青草的气息

蜜蜂在采蜜

风来时

土上的荒草

同青草

树叶

一起随风

伴着凉

而我则在树荫下乘凉



山(二)


一人在山里

坐在土地上

看那风吹草

听虫鸟叫

看天空中的云和

看一眼就看不清的太阳

我还想去那下面

下去后发现没路了

我又回去

又坐下

吃了一包豆腐

那沙树只有一片叶子了

它在草丛中

太阳到半空

该下山了



此时无人


一枝叶下

空气燥闷

他们在吃饭时说话

走过

也说话

树只见叶子摇

太阳很大

在树下

此时无人



风雨中


风凉

树摇曳

虫子落在纸上

窗帘微动

外面点滴小雨

看外面风雨中

树摇

发了试卷

雨还未停



石大沟


我问

那河流在哪

他们都指向那头

我走去

马路两边是山壁

沟里没有水

一车过

见一虫子在树上爬

往回走

坐在马路旁边

朝那一潭有青蛙的水

扔石子

青蛙不动

一会

动了

我走了

我朝那山壁上的鸟大叫

它没反应

山顶全是绿树

没有找到水洗衣服

端着脸盆继续回家



看庙


我端着脸盆

看见几个像庙的房子

里面有神像

周围全是树

还有插了旗子

我踏着石子路

去看了一眼



喝酒


一群人在喝酒

四周很黑

志华师叔给大家发了一根蜡烛

陈忠师伯让我作诗

我站起来说了几句

喝了口酒

狼狗唱了首歌

马赛克念了诗

说让我考上复旦

天上星星很多

有北斗七星



走来走去


我整天在物物酒吧里喝茶

听歌

堕落在沙发上

一个人在这木板地上

走来走去



当风


当风吹动那帘子时

你们在喝茶

现在

你们去抽水里

我在听歌



随风动


树叶落在地上

大风刮起

树猛摇

地上的叶子

随风飞动



站在水边


在有青蛙叫声中

桥头有一盏灯

照着树枝和墙壁

你说话时

我抱着ipad

站在水边向前走



在桥边


我在桥边

看见一只鸟飞过

桥头的树与崖壁

边缘的那草被风吹的微摇

现在它挡住了一只狗



她与我们说话


老人抱着猫

坐在家门口

猫发出叫声

烟从屋子里缓缓而出

直到树上

消失不见

她与我们说了说话



少年


那天有阳光

一个少年提着行李箱

进里红瓦房

而旁边的房子的瓦是黑的

后面是山

现在门口前停了辆车



蝉飞向雨中


我用纸包了一只蝉

屋里还有一只

我按他一下

他叫一下

然后他慢慢的爬出纸

飞向雨中

叫了几声

与我按他时的叫声不一样



说了两次


一盏灯打在墙上

外面有青蛙与蝉鸣声

还有雨落在地上的声音

之前马赛克说过两次

青蛙在嘲笑我

一次是在桥上

一次在他房间



这个女孩


一身黑衣

两个马尾辫

两个酒窝

女孩在镜子面前

微笑



捡的


我师傅扔完垃圾回来

送给我一个皮筋

他说

他是从一个小箱子里捡的



分垃圾


我提了两袋垃圾

我师傅他正从门口出来

我便分给了他一袋

我们从桥上走过去

把垃圾扔了

天还没黑完



没声


看完一部电影

转头

车外夜幕降临

一座白房村落

在众山中格外显眼

在此之前

还有一湖泊

乌云天

泥土和植物

没声



看了看


一条桥

一江水

一明月

一排树

桥上一段掉的全是树的果实

我看了看

江中还有轮船

是金属做的



山后也有云


今天比以往起得早

见外面的山上有云

从这头看过去

那头的大厦被云笼罩

我猜山后也有云



停留


放假去操场吹风

云比以往的白

远处田边的房子

见过好多次

喝一罐啤酒

停留



墙头的鸟


墙头的鸟

从墙的这头跳到那头

吃完饭

走在校园道上

我坐下前在望一眼

该上课了



雨后枝


凉风吹过

枝摇

凉风吹过

枝再摇

我提着一桶水

路过一颗树

又一颗树

他们在风中摇

上面有水珠



说了声哦


在院子里

风吹过

是凉的

有两个在

一个人门口说话

之前看了看星空的老头

先回房了

我站在远处听着

走之前说了声哦



也有这样的烟


我走出门

踩了小时候踩的

一样的石头时

看见这个石头房子里

有烟从那窝里

缓缓冒出

材火一直在烧

小时候我家也有烟这样冒出



有人语


阳光照着外面的草

蜻蜓飞过

风吹着帘子

你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有人语



坐在那里


风吹

树慢摇

蝉鸣 鸟声

没断过

阳光照着前面的

有些杂乱的石头房子

我坐在门口的石子上

正准备走



雨声


地上是湿的

外面是阵阵雨声

里面有歌声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去



老人过


口里烟味很重

便到屋檐上喝茶

这里

一些叶子落在瓦上

树正在被风吹

而茶微热

我望着一个老人

他从那头到了那头



小孩拿着猫路过


这条旧水泥路

相比昨天的雨天

较清明

风吹

酒吧门口石头旁的

一根狗尾巴草摇动

一小孩拿着一只猫

正从这里路过



有点凉


风吹过来

狗尾巴草在石缝里摇

音乐在这里消失

而酒吧门口

石子是没动的

就是坐上去有点凉



感觉不一样


打开窗户

和隔着窗户

看到的树

感觉不一样



想到一个人


他的白胡子是扎起来的

我上船时把他吵醒了

他把脚放到水中央

我坐上船

他徒弟与我聊天

我看了看白云与蓝天

把水洒到空中

想到一个人



王大爷


一个王大爷

借了辆破摩托车

送我回去

我与他聊来过石大沟的人

马路上

只有马路

月亮也一直看得见



没湖南的好吃


有两个人

在烤东西

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上挂了一个佛像

东西也便宜

回家了发现

没湖南的好吃



白色房子


在一个白色的房子里

我睡在古筝旁的床上

看着ipad

拍了张照片

我打算关机前看一遍信息



看了我两下


我坐在公交车上

看着外面

阳光照着来来往往的车

和马路

有的路没有光

阳光被房子挡住了

旁边的大爷

看了我两下



道了别


坐在石头上

看了一下天

天是蓝的还有很多白云

那个道士说

这有凳子

可以不用坐在石头上

我们聊了一会

便道了别

去小渔村



有人在说话


江面泛微波

之前在船上弄渔网的老人

现在还在船上

风吹

竹叶摇啊摇

我躺在吊床上

听见有人在说话



红瓦房子


那个红瓦房子

刚刚进去的人没关

我看了很久

它与树和其他房子

是连着的

也就到了上面是山



一人一句


他们说一人一句

在江边

喝酒 抽烟

不喝酒不抽烟

喝茶

醉了

沉寂在江边

便是一人一句



下午


夕阳把车照的反光

一片金黄

我们到了然也

我坐在哪摇椅上吹风

看院子里的草

闻了那花

我小时候也闻过

荷花是我吃饭期间去出来闻的



青蛙在叫


炊烟上是弯月

水中是树的倒影

吹我头发的是

山间凉风

坐在桥上的我

不知道那个送

番薯叶的阿姨是谁

依稀听的见

青蛙在叫



比外面凉


江水浸山

水面反射粼光

朦胧的见太阳

很圆

它一直在发光

风从山间来

自是比外面凉



人情味多


我看他

离开了石大沟

这里草树山石子多

水有点少

人情味倒挺多



进了酒吧


在石子路上

我和一没头发的老头

在酒吧灯下说了几句话

进了酒吧



有月光


十二点二十四

窗外

空中有一轮明月

月光照清了地面



现在


操场转了一圈

把这里的树都看了一遍

天空白茫茫

耳朵里是

在石大沟那个老奶奶家门口常放的歌

那时是夏天

现在是冬天



还看见一个月亮


有只鸟

在树枝上

树枝没有叶子

后面是刚刚升起的太阳

冬天被罚跑步

还看见了一个月亮



红月


我从树影走过

一群学生在国旗台下

老师让他们不要等月食了

我站了一会

温度很低

月亮是红色的

周围很黑



现在融了


从寝室下来

这是我第n

看见这个鸟窝

前几天下雪

雪落在这个鸟窝上

现在已经融了



从乌云射出来


在铃声中醒来

开窗便有一阵凉风吹来

昨夜下了雨

操场上有几个人在走

天空那边却是有彩色光

光是从乌云射出来的



这个老人


这个老人

他从树影下把撑着树的树

搬走到阳光下

去那头

汗水从他额头流下



飞向青草田


风刮的很大

树正在摇

我家小狗在马路上走

那边马路有另个人老人

池塘 瓦房

还有一只白鹤

从干燥的菜地飞向青草田



以前去洗衣服


鸡和鸟的声音混合

池塘上瓦房边的那树

我小时候经常会看到它

然后去那旁边的井

洗衣服



上山


见一儿时常走的深巷

进去

水井在土房边

穿过竹林入后山

此时六点

又穿过茶林到山顶去

见两堆砍了的材

放在小路旁

太阳把茶树林照的发亮

今年的茶子早早熟了



下了山


那只鸟飞到了一光秃树的顶尖

朝着夕阳

大声叫

一只白鹤在田和山间盘旋

也飞上枝头

收翅

看夕阳

风刮的那长满草的菜田作响

山间的鸟儿与虫一并未停声

在夕阳

我捡了根竹子下了山



去高山


去高深山

见一草房旁

用竹子引水

房里一老人在造纸

水声哗哗

下面还有一条河

我走上去

见开车的哥们在上面与两个大妈聊天



见阳光


我们在这个深山

摘包粽子的叶子时

下到山里

我看见阳光下的一片稻田

打开小木门

这是梯田的最顶田

对面山腰还有房子

稻田一层一层的

我平视着

天上的大白云和蔚蓝的天

我走的这田边岸

有螳螂在跳

风吹过来

不知是否该走



放的


在一小茶子树旁坐着

看乌云后的太阳

在高原上

撑着脑袋

看对面云与太阳的变化

前面的山林被雾笼罩

骑了马在这和他们看夕阳

回去时在车上听了首董小姐

是我师傅放的



下雨了


下雨了

雨从树叶落下

水面泛开圆圈

打湿了桥面

风来

一丝凉意

一丝湿意

现在

要走湿桥



看鸟


我有好几次像这样

在走廊上看夕阳和云朵

那边云朵灰中带红

光照从乌云上面射出

几阵大雁

在半轮月下

在那山边发黑的云下

飞过

直到变成点



走过


在山间枯树旁

踩着雪

背对着

一身黑衣

手里还有根拐杖



开的花是白色


瓦片被雨淋湿了

风很大

我见

树摇个不停

山脚下的一棵树

开的花是白色



赶集回来


摩托车上

坐着两个人

路过头顶的电线杆

夕阳穿透云层

云照的通红

她们赶集回来



偶遇


回宿舍时

偶遇以前同学

他们从那头走来

阳光正明媚

我朝他们挥挥手

他们笑笑继续走



我奶奶


打开手机看照片

有一张特别明亮

当中

我奶奶在一棵树下走

往前看

前面是荷叶莲花

在往前是田与树林

天上是层层白云与很明亮的蓝天

那时是夏天

奶奶定格在当中

我站在楼上拍的



月亮


天还没黑月亮就出来了

与太阳同在的月亮

旁边没有星星

天蓝云白

月亮不醒眼

依旧有以前的味道

但没有那么浓



课本找不到笔


笔上面长了对耳朵

课本长了脚

有时

课本轻轻的走了

笔找不到课本

课本也找不到笔



我站在走廊上


相比前两天的高温

今天却甚是凉快

没有太阳

天上一片白茫

风吹着微凉

树随风而动

我站在走廊上

听了好久的歌



后来她进去了


灯光很明亮

但只有一个

四周很黑

一个人在走廊上

望着对面

有人在讲话

但她听不到

后来

她进去了



我觉得


我模模糊糊的在打游戏

另一个人要来打

我推开他说

吃完饭都不记得我

只记得他出去帮我买了饭

我便觉得他对我很好很好



并有路


一个黑洞

每个人必须跳

有的是无底洞

有的能到底

并有路



趴着睡不更好?


上课时

一个同学叫我们看

一个人在睡觉

他的头离桌子不过几厘米

但他不知道

一直在小鸡啄米

头下去一点

立马回来

一只手伸过去

不知从何下手

他醒来

终于

手把他按下去了

趴着睡不更好?



我以为没有人


雨下的很细

前面是一些树与路

有一棵树开了花

我躺在树下

四周没有人

风吹到我

微凉

耳边有点吵

我以为没有人



她哦了一声


我坐在沙发上打游戏

姐姐在弹琴

没吃饭

她去煮面

我觉得油烟味太重

她哦了一声

关了门



吹不到我


我拿着手机

坐着

躺着

风扇继续吹

吹不到我



我继续吃


灯光下

姐姐蹲在树边

我饿的不行

开了啤酒

打开吃的

路边的车慢开

里面的人看向我们

我继续吃



于是关上了窗


脑袋昏沉沉

躺在车上

我又看见

高速路的天空上

蓝天白云

车子飞快路过

风刮的很急

于是关上了窗

我也就闭了眼



那一天


那一天晚上

一群人在聚会

还有歌声与朗诵

傍晚下了点雨

晚上便有点微凉



风没吹动


一颗尘土

随风而飞

不知道被风吹到哪里去

一块石头

风没吹动

石头在原地



我快到家了


一直在路过江

江旁边本来就有树

天晴蓝天

天上便是层层白云

之后路过的是大地

和上面的稻香

风吹 他们便摇动

我快到家了

偷乐见了这景象



我看着山说


我看那头的山

太阳将从那下去

现在还有一些阳光

照着几个在马路上的孩子

我妈说

别人看见你坐在马路中间

会说你是傻子

我看着山说

我在看风景



干的蜻蜓


踏着楼梯

见窗外

有塌掉的土房子

小时候和哥哥去过

而那山

春天会长竹笋

晾完衣服

看见一只断了尾巴的

干了的蜻蜓

在一堆灰中



偷窥


阳光下的狗尾巴草

是风

吹动了他

那边的鸟儿在空中飞

和叫

我蹲在这里

偷窥



去棚子


去的路上

见湖泊里有一只野水鸭

我们来到这个还没完工的棚子

坐在板凳上

那边一只白鹤飞过

风吹草地

有鸟声

走时手臂被吹凉了



在一棵树后面吃饭


我坐在一颗树后面吃着饭

太阳照着树

照着地中海

照着大西洋

照着整个学校

抬头望树上面的天

是人说他是天的

树也是

我没有去那里吃饭

他们便看着我

无声的表达

一种由社会种种所制造的

在看我

我也是

我看着那朵云

顺便看见了其他云

我等下还得去午休

去上课

如此 直到很久



接马赛克


我打着伞

站在这个中间

等你从火车站出来

你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下雨

过几天

你就得走了



表情让人不爽


上面那个人

他睁大眼睛看着下面

我们便是下面的人

我和我同桌在听歌

在晚自习

他就只是看着

表情让人不爽



一直在忙活


晚风吹拂

天上明明有星星

天空却有闪电

时闪时闪

照亮半壁天的云

操场的人

一直在忙活

我身后的树

静立在这里好久了



在家


那几个老头说着话

夏虫一直在叫

在那一点点的弯月下

层层乌云似画

我借着剪大蒜头的须

听着老妈拖鞋的哒哒声

任由晚风吹拂



小水道


阳光时在

那边山有些蒙纱

暗色

天上的白云和地上的草

连同我

被太阳照的散发着阳光的气息

选了一条小水路

小时候回家

走过很多遍

到那头的井喝口水

两边的稻子顺着风起伏



白鹤


昨夜大雨

淋湿了一只在江边的白鹤

一阵凉风袭来

江面泛起微波

枝柳上的鸟儿声伴随着流水声

此时在桥上

有人叫我走了



粉红裙子


电影完后

树荫下

公交车站的风

吹起粉红的裙子

不知多少次



乱弹吉他


江水拍船声

拍岸声

伴着我

岸边乱弹吉他声



似同


我给你发信息时

还会有心脏以下

肚子以上

的不安气息

与其他似不同

又似同



掩盖不了


镜子中说狗尾巴草和白云

一只白鹤从田间飞过

戴着草帽的老人

正在田里耕作

一眼望过去全是绿色

而阳光下

影子里的我

叼着狗尾巴草

坐在摩托车上

有两个辫子

时不时的微风吹过

而一首歌的循环

自是掩盖不了

山间鸟声



江边


江风吹

这颗树叶在慢慢摇

在灯光下

酒与食物

人讲话

江面波浪微波不停



未停


是凉风

把脖子吹冷了

外面山顶自被雾缭绕

土房子和红砖房

交换出现

偶尔山间会有电线杆出现

凉风习习未停



大凉风


换鞋时

忽一阵大凉风

凉风是从窗户吹

进来寝室的



手有点凉


冷风吹

毛毛雨细飘

田里青草起伏

枯草轻摇

传来沙沙声

公鸡和虫叫个没完

鸟叫了

此时觉得

手有点凉



不断


阳光从树叶细缝

照来

便间手上有蜘蛛丝

在树荫和阳光下晃动

这时江水拍船声

不断



惊着鱼


下楼到江边

江面微微起伏

伴着凉风

从道观

里面路过时

一片枯叶落入水中

还有流水的哗哗声

惊着鱼



收拾


走到小渔村

见昨夜酒瓶

筷子 酒杯

杂乱无章

便在江边

让江风一边吹

我一边收拾



在桥上


我和你穿着汉服

走在桥上

踏着陈旧的石头

正路过

水中山的倒影

到另一个桥

我们坐着吃从那个老爷爷

那买的饼

还见一个船

从这桥下过



这就是


我看到了那条船

在清晨

的江风和阳光里

在水中划

弗兰克说这就是诗



还有


树皮干裂

枝中的枝

和树叶

在天空下

被风吹的

一起摇动

是上下摇动

和左右摇

还有树下花



和天一起


树顶的光树枝

和有叶子的树枝

在那里

有的微垂

有的在上面

和天一起

见一只蝴蝶飞过



四点钟


前面的人让我走快点

蒙蒙见那树

在草中摇晃

我看着它

它还是那样

摇动

上面有几个人

我到了一个亭子

便睡了



明亮


醒来去上面

看见那风和树

在云前面摇曳

他们说

在等日出

一个妇女过去

下面有人说话

这里还有一堆黄土

天越来越亮

像我之前在这里看到的黄月亮

要落下去的那种黄月亮

使树有了影子的那种月亮

明亮

明亮



正是午饭


草地上都是枯树

树上的黄叶

在风中飞快的摆动

阳光照耀

杂声四起

正是午饭时期



小黑鱼


小湖里

有一条黑色的鱼

我用一只手

顺着水

使它到了我手中

它在我手中挣扎着

我看见了它身上的血

便将它放入水中

它游向了湖中央

又游到草下



赶鹅下田吃草


我端着一碗饭

从木屋里出来

爸爸说要去赶鹅下田吃草

就像

他带着鹅让我看那样

我和他一起

赶鹅下田吃草



盖鸟巢


阳光下的桂花

随风飘落

一只鸟在树里叼树枝

还见一鸟巢

它叼着树枝

去隔壁树

盖它的鸟巢

也在树中



草摇时


树荫下

落叶

和我一样

被凉风吹

草摇时

有阳光在



墙边花


墙边的树开了花

阳光下

在风中狂摇



拉剩饭的


老妇人用帕子擦了擦手

坐上三轮车

和老人一起

从倒饭那里开走了

他们是来拉剩饭的



木房子前


坐在一个木房子前

两只狗已经睡了

那棵新种的树

被干稻草包着

干稻草在风中缓缓的飘

前面的山里是枯草

田里是青草

正在被风吹

连绵起伏

走近草

才能听见

沙沙声



有丝丝雨


湿地板上

点点树影叶

走路声和虫声

间断

风吹来

有丝丝雨



有人经过


落下几滴雨

草坪上的树被风

吹的微动

有人经过



看不清


树枝上的雨滴

圆的

没落下

在树干上

树叶是湿的

那边山雾蒙蒙

到教室外也看不清



有树影


一干枝

几枯叶

在夜里

地上有树影



路边有青苔


路边

树上的枝上还有小树枝

往下垂

鸟飞过

地上有红树叶

茶树的土地上是掉了百花瓣

鸟和虫的叫声一直在山间

往回走

路上依旧有青苔



我继续看


滑动手机

用手掏耳朵

耳机的音乐和老师的声音交混

我继续看



上车


早晨

等车时

前面两棵树

叶子很少

干树枝很多

在一栋旧楼旁边

车来

我和男孩上了车



路过田


车里

一些妇女和中年男人在讲家常

他们的脸黝黑且有斑

刚刚路过了一个田

里面有少许青草

之前路过的田

我没看见

之后

还要路过田



摇晃


在阳光下

被风吹的也冷

操场上的人在玩

我走到树下时

影子和我一起

树在风中

自然是随风

摇晃

摇晃



又看了看树


路过地上一只绿树叶

路过操场打球的人

我一直在路上走

直到回到寝室

又看了看树



看见


在冷风中听歌

往校门走

看见

提了一袋橘子的学生

和三个在阳光下

卖橘子的老人



没有人路过


又有太阳

折一根枯狗尾巴草

见几朵小花

旁是枯草

有几棵树

绿叶在风中微摆

我坐在操场的跑道旁

把狗尾巴草慢慢折成一节一节

没有人路过



半夜


下雨了

有滴滴声

还有

手机的灯光



还有狗叫


我喂完鸭鸡狗

便回家

两只狗站在那里看着我走

太阳在山顶

要下山了

照着枯树

我走到湖这里

看见两只像鸭的东西

他们听见我动静

飞快的跨过半个湖

后来又看见一只

还有狗叫



马赛克的药和石头


我看见药和石头

石头当时被晒的很热

这是石大沟的石头

他在外面捡的

当时马赛克在酒吧给我的

我现在在湖南



对着手机讲话


我坐在地上

对着手机讲话

前面是一个湖

之前有只鸟在那

风刮着树和地上的枯叶

还有之前湖边白色的梨花



看见树


前面见三棵树

转头见一排树

地有点湿

凉风吹着裙子贴近我的脚

树叶比开学那会多了很多

现在在凉风中摇摆



电线杆上的鸟


春近夏时的风

缓缓吹竹子

天很蓝

云又亮又白

田上的电线杆有两只鸟

路上的只有一只

我听着鸟叫声

往前走



门口听雨


一只湿狗从我家门口走过

外面在下雨

楼上落下的水声很大

雨声很小

在灯光下

雨落在地上的水滩上

有波纹



枯茶花


新用水浇桌子中间的枯茶花

掉下的枯花

把它一瓣一瓣的放在桌子上

花内是红的

在五楼

早晨

丹霞山上有烟雾



好像很厉害


树叶后的路灯发亮

风吹过

沙沙响

树叶一阵摇

我坐在别人的后院

捧着饭

从树后面看

晚上的天

是蓝色的

还有星星

有一个房子里面

坐着一些人

好像很厉害



路过巷子


12点多

巷子里出来一老人

她的左眼是斜着的

在烈阳下走

睫毛不长

全身很脏

我们路过另一个巷子时

是去摘荷花



茶社看天边


月在天上

树在地下

以茶社洞望出

树月共面

石壁旁

楼上垂下的草

在月下

只有轮廓

月从树慢慢升到草这边

在黑夜中




走进巷子

一只死去的雏鸟

身上有虫子

瓦屋顶上的蓝天

丝丝白云

阳光照在墙上

鸟扇动翅膀飞上屋顶的声音

我听见了

走进椅子

坐下



月在中央


月在空中央

这一颗星 那一颗星

山朦胧

成一波浪线

上面还有几棵树

都看不清



路过这里


过去

一个人

两个人

树动

风吹

地上有落叶

不同的人

在车上

路过这里



夏晚


晚江风吹

江边

山下

一排灯

未停的波浪微闪

围栏是石头

树没停



里面在喝茶


马路空荡

远山像影

几路灯

一妇人来问

里面是否在打麻将

我回

里面在喝茶

她逗了逗狗

回去

有几辆摩托车

一下一下的过



表情是微笑


她站在木板上

手中捏着十块钱

笑的脸上很多皱纹 

 问土豆能否买

主人在录音

我表示我不能做主

她露出牙齿

脸上表情是微笑

 从木屋转角走了

走时用手机贴在脸颊上



烟雨飘渺


烟雨在飘

游客喧哗 拍照

树叶水珠滴下

那边山

一棵树斜出

 他们叫了我三次

说让我走开一下让他们照

耸立的石头上面

还有一个石头

周围是雾

和飘着的毛毛雨



一米五


她拄着拐杖

一米五左右

在一排酒吧外

拿着一个红塑料袋

和花

在桥前转来转去

 看着行人

 她在卖花

但行人没有看她



傍晚


我前面

是一棵树

枝条是直的

灯光下

车来车往

还有大妈跳广场舞的歌声

月亮在树上面

古诗中说明月挂枝头

便是了

而枝叶的背景

是傍晚的乌云蓝天




他们过来

过去

没有停过

在这条马路上

杂草里的一堆狗尾巴草

在风中摇摆不定



回台湾


下雨

扇子摇

雨水落入江面

船划入桥下避雨

 在小渔村喝茶

刘老师准备回台湾



路过


车路过一江水

我路过一江水

我还听着歌

外面已经没下雨了



江边猫


一只猫

趴在江边的一只猫

头朝着江边的一只猫

是一只猫

它旁边有草

前面是水



晚江


风吹来

靠在河边栏杆

周围没有路灯

微光被江水反射

慢慢的微浪

在太傅庙前

月亮在黑夜中




尹伊,2000年生于湖南衡阳,现高中毕业。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