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們的居民 >>短期驻留 >>于旸 >> 于暘:竹台
详细内容

于暘:竹台

抵达目的地,南部生活共识社区。


开始做手工,因为梅雨季节,想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还是要做一下防雨的工作。于是路过广告公司的时候问店家要了一块灯箱布。由于是长条形的横幅,所以需要剪开粘成方形。


山中找了块小平地,除草后用绳子和山里捡的一些竹竿把篷子勉强撑起来。恩 成本只有4元的绳子和2元的胶水,但防雨防晒的效果是真不错。但竹竿大都腐软,庇护所显得弱不禁风。地上很潮,也为了避免蛇蚁蚊蝇的骚扰,准备再靠树搭一个小平台安置帐篷。住在树上毕竟是男人的第一梦想。


邢振说,现在是这边最差的时节,高温,潮湿,疯长的野草,密集的蚊虫和水电不便令山中的居住条件很糟糕,再加上之前政府对违建的干预,现在大家都住在山下村子里。我觉得倒是很好,清净比什么都重要。


在旅途中每次要拿出我的塑料小吉他总会伴随着胃痉挛的恶心感觉(抱歉,小吉他,但你实在太烂了)。或许因此在尝试穹顶中遗落的吉他时,被木琴的共鸣震撼到了。


镇上避雨时遇到个老伯跟我搭话,聊了一会儿,他拿出十五块钱让我帮忙去酒坊买瓶红酒。我一下想起雾都孤儿的桥段,这老伯是在考验我是不是一个诚实的人吧!这满分我要定了啊。走出一段,突然有担心,md,这老头不会是调虎离山觊觎我的一车宝贝吧。匆匆买了酒回去,双方心下大定。老伯让我先喝,我说戒酒。他对瓶浅饮了一口,又叹气说,我的身子都让烟酒毁了啊。我才七十多,人家都说我八十了。我看他情绪不高,习惯安慰他说,这潇潇洒洒是一辈子,畏畏缩缩也是一辈子。您自己活的痛快何必在意别人眼光。老伯点点头,然后起身把酒藏在了墙根广告牌背后。

我这才意识到,这老头怕是家里人不许他喝酒吧,让我买酒多半也是整条街的酒坊都不卖给他。想到此处有些后悔,毕竟佛教中有赠人与酒来生断手的说法。

两天后,又是小雨。在亭子里又遇见了老伯,他又拿出钱让我去买酒。我说老伯,我不能帮你。喝酒对身心不好啊。老伯怒道,你上次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去,我上次说的好有道理好难反驳啊。于是我换了个方向:你家人不让你喝的吧?老伯生气的喊,他们胡说八道!转而又低眉哀求说自己戒不掉啊,不喝酒睡不了觉啊的。哎,我说老伯,咱认识也才两天,你这七十多年没有我的岁月里不也熬过来了嘛,人生嘛,很快就过去的,要不我给您念念咒吧……额,我怎么又气走一位老伯?


可恶啊,别人家的荔枝。


草木深深,送去一春,明月温润,莫过此轮。


明月偏向别时圆,又是一个十五,送别新认识的朋友。


在南部生活社区的山里搭了个小竹台,原本想做个大些的树屋。了解了一下材料,发现用金属做结构好!贵!啊!于是收束了一下期望,改成很小的木台子,还是贵的跪了!最后改成了竹子的,预算终于控制在了二百五。


最初计划买材料加脑内施工一天,做结构一天,铺板盖雨棚收尾细节一天。


跟山下买了四根管径10cm的竹子做支柱,十四根6cm的做梁和结构,四块钱一根。还订做了个2.5m的梯子。


因为自己买的竹子嘛,比较珍惜,舍不得钉钉子或打孔,于是所有结构都是用塑料胶篾(黑带子)捆扎的。


其实自己扎个梯子技术上简单。但是我只有一把组合工具,加上第一次做木工,感觉锯竹子好费劲。


埋桩,从结果上看很失败。因为靠着大树,土下的根系粗壮,坑挖不深。而且垫板下的土没有夯实,导致后来柱子下沉,平台不平。


不知道是不是手法问题,塑料绳捆的不结实。不过即便日后结构崩散,人从两米高的台子上摔下来也没啥危险,竹子还可以反复使用。


第三天下起大雨。我之前搭帐篷的营地很快就被水淹了,搭起竹台真是明智啊。只是在雨里无法粘和开胶的篷布,想等雨停吧,结果等到了天黑还在下。


于是拖到了第四天才完工。作为第一件木工作品还算满意,给小竹台起名鹿鸣,取呦呦鹿鸣食野之蒿之意,可惜这边山上只有野猪。


希望山上可以多些动物,把草吃掉啊。每次下山都会感觉山路在杂草的拥挤下更窄了。

当夜又赶上风雨,篷布被风吹的呼呼做响,连带竹台也被扯地悠悠直晃,我心里好慌啊。自觉地地穿好衣服,至少在台子塌了的时候也能体面地爬出来继续战斗吧。


7月1日 下午8点40分.mp300:0001:42未加入话题

于旸作曲《骤雨裂空》


本想做个可以弹得噼里啪啦嘁哩喀喳,比雨还快的曲子……可惜我的手好残啊。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